青年成长学校
首页 >>青年成长学校
济南十一中青年教师公开课教案--语文组杜小文
发布日期:2018-03-14 00:00 浏览次数: 字号:[ ]

《老王》教学设计

济南十一中语文组 杜小文

一、教学目标:

二、教学重、难点:

三、课时安排:1课时。

四、教学过程:

(一)导入:

同学们,我们每天都生活在各种各样的关系网中,我与你之间的交往,你和你的朋友、同学之间的交往,和父母亲人之间的交往,甚至要和那些你不熟悉、不喜欢的人交往。不论你是穷人富人;拾荒者、科学家;只要活着,就要交往;一旦交往,难免会牵扯到利益、金钱、情感等等。有些时候我们注意不到,交往的人太多;有些时候我们控制不了,生活给了我们太大的局限。现在我们一起去看看,在那个敏感而特殊的年代里,搞创作的文人和拉三轮的车夫是如何交往的,或许我们会深受启发。那好,课下读了吧,就算不读,也该知道这个搞创作的人是谁?拉三轮的又是谁?(杨绛、老王)

——简单介绍作者杨绛(点明经历过“文革”)后,进入文本。

(二)初读课文,整体感知,梳理线索。

主要任务:

1、梳理生字词——惶恐、笨滞、伛、翳、愧怍。

2、梳理作者行文的线索——我们一家与老王的交往。作者在回忆里一点一点的交待了老王的基本情况(2、3、4段),以及生活里我与老王交往的常态(虽有地位之分却是和谐的——他蹬,我坐;闲聊—1、4段)。

主问题:现在大家快速的读一遍课文,标自然段、注意生字词,同时边读边在心里想象“我”与老王交往的画面,然后用一个词简单的说说你对他们的印象。

(三)细读“交往”,还原“形象”,感悟“情谊”。

主要任务:

1、在多次诵读“交往”中,丰富“我”和老王的“形象”。

2、在学生自主解读、共同讨论交流中,明确:在交往中,老王的形象发生了变化,我的内心也发生了变化。

3、分析人物形象时,与写作相结合——刻画人物形象重在细节描写;对比反衬的写作手法(8段)。

4、感知杨绛散文的特点——平淡清浅却情真意弄。

主问题:在我们一家与老王的交往中,哪一个片段对你触动最大?为什么?——在学生的回答中,梳理出课文6至17段是我们一家与老王交往的主要片段,并且在学生自己的解读基础上,引导学生体会:在交往中,老王“形象”发生的变化,以及“我”对老王态度的变化。

问题1:大家刚刚说了自己印象中的老王和我,那现在我们就再细化一下,仔细读2、3、4自然段,老王有了大概的印象感知后,再细读课文

(1)老王外貌是只有一只眼,生活状况窘迫,没有亲人,身体状况差,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家。

(2)从这一部分可以看出作者一家对老王如何呢?——“那时候我们在干校,我女儿说他是夜盲症,给他吃了大瓶的鱼肝油,晚上就看得见了。”从这可看出作者一家对老王也是真诚相待的,因为鱼肝油在那个年代是十分珍贵的,给了老王一大瓶,可见他们关系如同上面说的那样是熟人。

问题2:同学们再看一下文章的第八自然段,请一位同学朗读一下。再对比一下第三自然段,同样是对老王的外貌描写,有何不同呢?后者的描写是不是显得更加冰冷呢?(可以看出老王的人物形象在文中是变化发展的,作者在后面用冰凉的手笔描写老王这个熟人,向我们说明了那个年代的冰凉。)

问题3:第6段—“半价”送冰;第7段—“免费”送先生看病;第8段—平板三轮载“货”维生计;第9~17段:重病“免费”送鸡蛋、油。由此我们可以看出,在我与老王的交往中,除了彼此出于善良品质的友好、和谐交往之外,和所有人的交往一样,这位搞创作的文人和拉三轮的车夫的交往也不离开“钱”。(让学生再读课文,彼此讨论,看看是不是这样)。

补充背景知识:

老王与作者一家关系前面已讲到是“熟人”,老王为人善良,把作者一家当做亲人一样来对待,他用自己不健全的身体为作者一家送冰、送鸡蛋和香油,而作者一直用“钱”去“回报”老王,这样的关系是否会让我们产生怀疑——他们并不是那么“熟悉”。接下来为同学们读一段作者杨绛在那个文革年代所遭遇的一些事情,看看能否改变一下你们的看法。

“我们草草吃过晚饭,就像小学生做手工那样,认真制作自己的牌子……做好了牌子,工楷写上自己的一款款罪名,然后穿上绳子,各自挂在胸前……有一天,大雨骤冷,忽有不知何处闯来的红卫兵,把各所“揪出来”的人都召集到大棚里,押上台去示众。还给我们都带上报纸做的尖顶高帽。在群众愤怒的喝骂声中,我方知我们这一大群示众的都是“牛鬼蛇神”。我偷眼看见同伙帽子上标着名目,如“黑帮”、“国民党特务”、“苏修特务”、“反动学术权威”、“资产阶级学术权威”等等。一位中年干部不知从哪里找来一块污水浸霉发黑的木板,络上绳子,叫我挂在颈上,木板是滑腻腻的,挂在脖子上很沉,我戴着高帽,举着铜锣,给群众押着先到稠人广众的食堂去绕一周,然后又在院内各条大道上“游街”。他们命我走几步就打两下锣,叫一声“我是资产阶级知识分子!”背后还跟着七长八短一队戴高帽子的“牛鬼蛇神”······

我和同伙冒雨出席棚,只愁淋成落汤鸡,不料从此成了“落水狗”,人人都可以欺凌戏侮,称为“揪牛”。有一天默存回家,头发给人剃掉从横两道,现出一个“十”字:这就是所谓“怪头”。幸好我向来是他的理发师,赶紧把他的“学士头”改为“和尚头”,抹掉了那个“十 ”字,听说他的一个同伙因为剃了“怪头”,饱受折磨。理发店不但不为他理发,还给他扣上字纸篓子,命他戴着回家······

有一晚,同宿舍的“牛鬼蛇神”都在宿舍的大院里挨斗,有人用高腰的皮带向我们猛抽。默存背上给抹上唾沫、鼻涕和浆糊,渗透了薄薄的夏衣。我的头发给剪去一截。斗完又勒命我们脱去鞋袜,排成一队,大家佝着腰,后人扶住前人的背,绕着院子里的圆形花栏跑圈儿;谁停步不前或直起身子就挨鞭打······

听完这段杨绛一家人在文革时期的遭遇后,请同学们掩卷沉思:生活在那个年代的杨绛,身体和心灵日日都承受着百般煎熬,他们和老王一样都要“活命”。那个年代人与人之间的温情是多么的难得可贵,他们都是善良的人,老王诚心实意的对待着作者一家,那么,作者何尝不是呢? 她和老王聊天,不象别人一样嘲笑他;她给老王鱼肝油,让他晚上能够看见;她让老王送冰送先生看病,让他生活上有保障······在那个人不相信人的冰冷时期,他们之间的交往是暖的,是真的。而作者也是通过写老王这个人,反映“自己”的内心,反省自己,不让自己同这个社会一样荒诞无稽。

——引出了交往中的“钱”,并补充文革背景知识,为课文最后一句话的解读做铺垫。

(四)再读“交往”,体会“愧怍”,内省于己。

我们知道最后老王死了,而作者也渐渐明白“那是一个幸运的人对一个不幸者的愧怍。”这里的幸运人是谁呢,是作者吗,而不幸者又是谁呢,只是指老王吗,还是指作者和老王呢?同学们小组讨论一下,然后派代表起来发言。

【作者:杜春泉 ChenWei 编辑:杜春泉 ChenWei】


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